关注围棋协会

抓住围棋第一手资讯

杭天鹏:两支杭州队表现出色 龙元明城最大冷门

2019年 12月 11日 17:55 来源:中国智力运动网 责任编辑:徐风

12月11日,厦门艾美酒店,2019“华为手机杯”全国围棋甲级联赛总决赛现场,苏泊尔队的大将连笑照旧,踩着开赛前最后一秒的步点迈进赛场,下一刻,在裁判长的宣读声中,决赛三番棋第二轮正式开启。

对于围甲其他队来说,今年联赛的主角已被圈定——冠亚军被苏泊尔和龙元明城两支杭州队包揽,唯一的悬念,只剩下苏泊尔能否四度登顶,还是龙元明城能否一黑到底而已。而对于杭州棋界来说,这是棋类运动在这座城市潜心发展十几年,出鞘亮剑的时刻。

从曾经西湖边的一座小楼,连参加围乙联赛都要拼凑阵容,到称雄围甲,三棋并发,杭州的棋如何在短短十五年时间里,完成了如此大的跨越?赛事期间,记者对中国棋院杭州分院常务副院长杭天鹏,请他揭秘杭州围棋背后的秘密。

杭天鹏接受采访
杭天鹏接受采访

一、一年联赛,两个意外

今年围甲联赛出了两个意外:拥有冠军班底的中信北京队被残酷降级,以及赛季前以保级为目标的杭州龙元明城队冲入决赛,在杭天鹏看来,偶然中存在着某种必然。

记者:两支杭州队实现了包揽,可否谈一下此刻的感受?

杭天鹏:首先肯定是高兴,两支杭州队在围甲表现都很好,特别是龙元明城队,业内人的应该知道,赛季前他们定下的保底目标是保级,冲进前八就算超额了,没想到他们一路打进了决赛实现“会师”。

几名主要棋手的好状态都凑在一起了,丁浩自然不用说;邬光亚今年花在棋上的专注度明显要比前两年大很多,此前个人战绩连年不佳让他有痛定思痛的调整;夏晨琨之前在联赛一直是不温不火,他的妈妈甚至动过让他转做教练的念头,是他自己坚持要继续下,觉得自己还能“磕”下去,事实证明,他和丁浩今年的围甲胜率都超过了七成,这在围甲联赛是很了不起的成绩。

记者:龙元明城队的成功,背后有什么秘密?

杭天鹏:说到底就两个,队内和谐稳定,后勤保障到位。棋手的要求其实很简单,有一个安心下棋的环境,待遇不要拖欠,棋队有上升势头。今年联赛的两个最大冷门,一个是龙元明城,另一个是拥有世界冠军班底的中信北京队降级,我们作为旁观者去猜测对比,差别可能就出在一个后勤保障上吧。

记者:对今年的新赛制有什么感官?

杭天鹏:今年引入了季后赛和淘汰制,去过去的双循环赛制更刺激,看点更多,总体来说,这次改革是成功的。而对于龙元明城队这样的“黑马”棋队来说,可能会有更多的突破机会——年轻队伍往往爆发力更足,但稳定性会差一点,不排除如果沿用老赛制,龙元明城队的成绩可能不会那么好,但假设的问题不太好谈。

记者:明年联赛,两支杭州队都具备冲冠实力,在资源分配上,会不会存在“幸福的烦恼”?

杭天鹏:两支队明年的安排要看到时候具体情况,应该不会有太大变化,一个是目前成绩证明,这样的人员配置是比较合理的,另一方面两支队伍的赞助商都有成绩要求,我们棋院也不会厚此薄彼,事实上,从各方面保障,奖励措施等情况来看,我们对两支队都是一视同仁的。

二、以棋养棋 以院养院

在过去,立志走棋道这条路的家庭和孩子,还承受极为艰苦的学棋经历,而杭州为这些家庭提供了一条新的道路,一个新的选择。

记者:杭州今年围甲战绩如此辉煌,背后有没有什么秘诀?

杭天鹏:其实对于一座城市来说,棋类发展是一个系统,围甲作为金字塔顶端,当然最受关注,但围甲联赛的背后,还有梯队,有“围棋高考”之称的职业定段赛,甚至还有群众普及,这十几年,杭州在棋类发展上一直是全方位发力,最终体现在顶端的联赛上。

比如定段赛,每年只有30个孩子通过比赛成为职业棋手,今年杭州占了22个,去年是24个,都在三分之二以上。以前天才孩子要学棋,第一个肯定去北京,因为那里有葛道场、聂道场,有全国最顶尖的职业棋手汇聚,环境氛围摆在那里。现在,很多家长跟孩子会选择来杭州,杭州是从零基础,一点点做起来的。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杭天鹏:靠资金投入。对于有天分的孩子,我们是不收学费的,食宿全免,如果孩子去外地比赛获得好成绩,我们会承担差旅费,有奖励,甚至还会给陪读家长一部分租房补贴,极大减轻了学棋家庭的经济负担。这些孩子有进冲段班的,有进读训班的,对于不想完全放弃学业的孩子,我们会和杭州的重点学校结对合作,给孩子提供学习环境,校车接送。每年花在这里的钱,大约就需要700多万元。

另外还有一个块是在杭州的幼儿园、中小学开设“第二课堂”,我们会和各区县教育局一起拨款,扶持学校开展棋类普及教学,建立特色学校,尽最大可能发掘本地有天分的孩子,现在杭州的棋类特色学校大约200多所,这一块,棋院每年承担的投入也在两三百万元。

记者:这两笔开支,钱从哪里来?

杭天鹏:主要来自棋院大楼的经营所得。杭州特有的“以楼养院”模式,天元大厦造起来后,棋院尽量压缩自身的办公条件,把大楼空间让渡给商业业态,获得的收入再反哺这些公益事业发展。

三、时代变革,科技超越

在棋界圈子里,全国围棋的培育中心从北京变迁到杭州,已经成了一个默认的事实,这个变化的背后,其实也有科技力量在默默推动。

记者:杭州围棋从几乎零基础到现阶段,除了资金投入外,还有没有别的力量在驱动?

杭天鹏:科技应该也是一个主要力量,特别是近几年人工智能兴起之后。学棋、下棋,环境氛围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在过去,几乎全国的优秀棋手都集中在北京,你想要下好棋,必须去北京。现在有互联网,有人工智能参与棋类教学以后,一定程度上打破了空间上的局限。当然,我们还是会安排优秀的职业棋手充实到教学队伍,结合人工智能的研判,转化成教学方案,但技术进步是一个前提。

记者:人工智能对棋类发展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杭天鹏:非常大。我自己也是职业棋手出身,我小时候学棋接受的教育,学的路数,和现在流行的,经过人工智能研判后的路数已经有非常大的区别。这一方面,棋院也投了不少资源进去,现在无论是教学环节还是职业环节,棋院在电脑硬件,软件版本上的投入,都应该是业内比较好的吧。

记者:人工智能的发展,是否会挤占人类棋手实际生存的空间?

杭天鹏:目前来看的影响比较小,因为从人工智能到实际教学传授,中间仍然需要高水平棋手教练进行消化和转换,才能形成系统教学。能够成为职业棋手的人,智力都是很好的,事实上,很多家长也担心自己孩子脱离学校,全身心学棋,今后就业生活会不会缺乏保障,但现在,越来越多的高校为棋手提供特招渠道,社会接受度也在提高,棋院也会积极配合棋手本人,去制定一条长远的发展道路。

(陈树)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