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炜:上海五子棋智运会夺金幕后的“抓狂计算”

2019-11-15 09:54 来源:周到上海 责任编辑:徐风

12日中午,智运会衢州龙游的五子棋赛场,最受瞩目的三台棋:赛前积分第一的山东对阵积分第二的上海,最终上海队的三个孩子康哲铭、张修齐、张欣怡全部获胜,帮助上海队追平总积分,上海队最终凭借“对手分”优势,成功实现反超,拿下智运会五子棋少年混合团体的金牌。

从左到右四人分别为:

运动员:康哲铭、张修齐、张欣怡,教练员:顾炜

上一届智运会,上海队也是这个项目的冠军,本届卫冕,至少说明上海在青少年五子棋项目的开展和人才培养上,有过硬的水平。

全国智力运动会一共分围棋、象棋、国际象棋、国际跳棋、五子棋和桥牌这六个大项,总计57个小项。这6个项目中,全中国几乎所有孩子都玩过的估计只有五子棋。但真的要玩到全国冠军的地步,好像也没有那么容易。

等待颁奖前,记者和冠军团队中的小姑娘张欣怡闲聊,我问她:“你和我这种纯业余的下,20个子之内能赢我哇?”“好像不大一定。”“那30个子之内呢?”张欣怡喝了一口奶茶,笑了笑说:“嗯……估计差不多吧。”

我知道,这个回答基本上算是给足了我面子。

比赛结束后10分钟,赛事组委会还在紧张核对“积分”、“对手分”、“中间分”三个分数项目。上海五子棋队教练顾炜在房间里盯着电脑,裁判长的微信群就开着页面,在等“确认冠军”的这段时间里,顾炜跟记者聊这4天来的各种波折。

顾教练说,五子棋的少年混合团体赛,一共打7轮,是积分编排赛,9日开赛,每天两轮,12日上午打完,正好是冠军产生。第一天,先赢海南,再和宁波;第二天先赢湖南,再输浙江;这两天成绩上有波折。尤其是输给实力强劲、志在必得的东道主浙江后,他们教练组陷入了很抓狂的“概率计算中”。

在几轮比赛后计算出线形势、出线概率,这是中国足球的标签。但听顾炜教练算起来,却让人感觉这个过程似乎比计算中国男足出线更加精彩。

四智会组委会副主任、国家体育总局棋牌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郭玉军,上海代表团副团长兼秘书长、市体育局副局长赵光圣等领导共同为五子棋少年混合团体冠军颁奖

“2天4轮比赛后,尤其我们第四轮输给浙江后,其实局面已经非常被动了。我们就根据积分规则算接下来的形势,算下来的结果是,如果我们还想夺冠,必须要不断出现我们需要的结果,比如第五轮,山东必须要赢浙江、第六轮,江苏不能输给浙江,这样才能让我们在第七轮时形成浙江提前退出冠军争夺、上海和山东决战金牌的局面。哪怕第五轮第六轮这两个结果都实现了,第七轮,我们除了自己战胜山东,还要满足‘宁波和江苏不能同时输’这个条件,否则小分上会被山东反超。”顾炜说,“我们当时算下来觉得实在太难了。运气怎么可能这么好呢?”

说实话,那个瞬间,记者的脑海中,是跳跃的、恍惚的、是开小差的。

如果找一点代入感强的算法,应该是“中国男足想出线,最后三轮必须要满足日本、韩国不能同时赢球、伊朗、澳大利亚要至少有一支球队输球、中国队自己还必须要赢沙特3比0……”

这个比喻或许并不一定恰当,但估计论概率和艰苦程度,差不多就这么个意思。

这里要插播一个五子棋少年混合团体的积分规则计算方法。说清楚这个规则了,大家也就能理解顾炜口中那个“概率”到底有多小、夺冠有多难。该项目每个队2男1女三名选手,女选手固定为3台选手,两位男选手分居1号台和2号台。决定最终名次的一共是三个选项:积分、对手分、中间分。

两个队比赛,3个人,各自一盘棋,以3盘棋的总胜负决定两个队的胜负关系,赢的队伍拿1分,输的队伍0分,如果两队3盘棋后恰好打平(比如各胜1盘、另一盘下和,或者三盘都和),那两队各自拿0.5分。每个队每一轮的大分,就是积分。排名首先看的就是积分。

六轮比赛结束后,12日上午第七轮比赛前,山东队积分5.5分,上海队积分4.5分,差1分。第七轮,上海队直接对话山东队,这也意味着上海队必须要击败山东队,才能在“积分”环节上和对手扯平——然后进入比较“对手分”的环节。

什么叫“对手分”呢?很简单,“对手分”就是所有和你们队比赛过的队伍的积分相加,得出的那个数据。比如上海队前六轮依次对阵海南、宁波、湖南、浙江、湖北、广东,这6个队的积分总和,就是上海队的“对手分”。

于是,奥妙来了。

最后一轮前,上海队的“对手分”是20.0,山东队是18.5。这也意味着,只要上海赢山东,并满足宁波(打湖北)、江苏(对四川)不能同时输的条件,上海队就将在“对手分”这个环节上力压山东队。

更巧合的是,最后一轮前,湖北(4分)、浙江(4分)、宁波(4分)、四川(4分)、江苏(3.5分),分别暂列第三到第七。对这几个队来说,冠军没戏了,但铜牌也是荣誉啊!最后一轮后面几支队伍死拼的大背景是上海队最希望看到的。

天遂人愿,最终宁波击败湖北,江苏输给四川,满足了上海队夺冠所需要的“宁波、江苏不能同时输”的条件。最后一轮前,上海队的中间分14.5,山东队13.0,上海队本身就占优。最后一轮结束后,再计算“对手分”,上海还是超过山东,上海队最终夺冠。

如果“对手分”还是相同,那要看“中间分”。什么叫“中间分”?很简单,“中间分”就是“对手分”中,去掉积分最高的那个队伍积分和积分最低的那个队伍积分。类似于跳水、体操等打分项目中,“去掉最高分、去掉最低分”的操作。

截至到最后一轮前,五子棋青少年团体赛的积分形势

当然,金牌都是“双面的”。

如果你仅仅听了顾炜前面算分这一段故事,那这枚“五子棋少年混合团体金牌”其实你也仅仅看到了一面——千万别天真地以为他们仅仅比中国足球运气更好一点。

事实上,这枚金牌的另一面,是上海在青少年五子棋项目上多年的投入和发展,保证了上海在青少年五子棋人才上源源不断的输出,这是绝对实力保证下的一种运气期待——本届上海团五子棋项目上的8个青少年选手,7个拿过全国冠军,其中有2个还拿过世界冠军,有2个拿过世界亚军。今天夺冠团队中的女选手张欣怡,是目前国内青少年五子棋赛事的“全满贯选手”。

很多时候,正是因为你有这个实力、有这个班底,幸运女神才会在你召唤的时候愿意眷顾一下。

2010年,上海率先在徐汇区中国中学试点体教结合战略,2011年第二届全国智力运动会结束后,上海敏锐地感知青少年棋牌类项目、尤其是全国人民都宣称自己会玩的五子棋项目在未来智力运动会上发展的趋势,于2012年年底,成立了市五子棋青少年队,但那些孩子可不是职业运动员,平时要读书,训练也不可能定时定量定点,怎么办?市里建队,区里管理,“共建共管”模式,一开始放在徐汇区。现在很多五子棋圈内人都知道徐汇区青少年五子棋“非常强”,西南位育、世外、中国中学等都是声名在外的特色学校。这次夺冠的康哲铭、张修齐、张欣怡三个人,康哲铭、张欣怡都来自西南位育,张修齐则来自静安育才初级中学。如今,静安已经接过徐汇的接力棒,成为下一个智运会周期,青少年选手培育的新孵化基地。

这里对比一个时间概念大家就能明白上海的动作有多早、有多快。

咱们国家,虽然是全民会玩五子棋,但一直到2006年,国家体育总局才将五子棋项目列为国家正式开展的体育项目,2014年才首次创办了全国大学生五子棋锦标赛,2015年才首次创办了全国中小学生五子棋锦标赛,2017年才首次创办了全国五子棋特色学校比赛,2018年才首次创办了少年儿童五子棋公开赛。

对比全国的时间点和节奏,上海是不是算走在了前面?

上海少年队在龙游龙洲塔合影

以这次参加全国智运会青少年赛的阵容选拔为例,2018年就做了选拔方案,先是各个区做优秀青少年选手推荐,总计80位选手进行首轮PK,决出15人,8男7女,然后今年暑假一个半月进行集训选拔,筛选出4男4女,最终再从这8名选手中选出2男1女,组成最后的冠军阵容,冲击这枚金牌。

全明星选拔赛,也不过如此了吧?

(黄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