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围棋协会

抓住围棋第一手资讯

19岁棋痴成惠州首个职业棋手 许瀚文将赴韩学棋

2015年 07月 28日 13:38 来源:新浪体育 责任编辑:admin

惠州日报电子版面

  据惠州日报报道。

    日前在杭州结束的萧山明仕杯全国围棋段位赛定段组本赛 (以下简称“围棋定段赛”)传来喜讯,我市围棋小将许瀚文以9胜4负积18分的成绩成功定段,加入职业棋手行列。这也是我市第一位职业围棋手。

  昨日,记者在位于市区下埔滨江公园旁的市新西湖棋院采访了赛后归来的许瀚文。见到他时,这个19岁的大男孩正对着棋盘上的残局冥思苦想,就连记者走到他跟前时都没有发觉。在惠州稍作停留后,许瀚文将再次赴韩国继续学棋。

许瀚文在比赛中(新浪体育资料图)

  4岁接触围棋一发不可收拾

  4岁开始接触围棋,11岁独自赴韩国学棋,曾经在围棋定段赛上失败3次却从来不言放弃……熟悉许瀚文的人都说,这是一位真正的“棋痴”。

  许瀚文已经不太记得最初是如何接触围棋的了,因为那时他只有四五岁,但是他妈妈游秀英却清楚记得儿子与围棋结缘的场景。

  “那天,我带小瀚文去逛商场。本来是想给他买玩具的,没想到他竟然看中了商场的一套围棋棋具。买回来以后,他一个人在棋盘上摆棋子,玩得不亦乐乎。”游秀 英说,她本以为小孩子是图个新鲜,没想到小瀚文玩了好几天还是爱不释手,甚至把其他玩具都扔到了一边。她心里一动:“难道我儿子对围棋有天然的兴趣?”

  那之后不久,小瀚文所在的幼儿园也开设了围棋课,四五岁的他一发不可收拾地喜欢上了围棋。他的棋艺进步很快,短短个把月就把同龄孩子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眼见儿子真有围棋天赋,游秀英就请来家庭教师,一对一地传授棋艺。每次老师来家里授棋,小瀚文都像过节一样开心。有时授课结束后,他还会缠着老师问东问西,不肯让老师离开。

  11岁时独自出国学围棋

  读小学后,许瀚文的棋艺和兴趣与日俱增。为了让儿子受到更高水平的训练,游秀英把小瀚文送到广州,一边在棋院学棋,一边参加文化课学习。后来,她又把小瀚文送到北京学棋。

  由于学习围棋要耗费大量精力和脑力,兼顾文化课和围棋渐渐成了一件很吃力的事情。

  “小瀚文对围棋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小小年纪,正是好动贪玩的时候,可是他一个人摆棋谱、破残局,自己跟自己下棋,就能下上大半天。让他放弃围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游秀英决定让儿子放弃文化课。

  机缘巧合,那个时候,许瀚文在北京的老师推荐他到韩国学棋,这就更坚定了游秀英的选择。在充分征求小瀚文的意见后,她咬咬牙做出了决定。那一年,许瀚文还不到11岁。

  既然选择了职业棋手的道路,就要忍受长期在外训练和比赛的孤独。为了培养儿子的自理能力,游秀英选择了让儿子一个人赴韩国,这一去,就是8年。

  到了韩国以后,许瀚文师从韩国名将权甲龙,开始了紧张的专业训练。“每天早上九点到晚上九点,除了吃饭和午休要花上一两个小时,其他时间全部在训练。对局、打谱、做死活局,课程安排得满满的。”许瀚文告诉记者。

  “我大部分时间都在韩国,回国也多半是参加比赛。一年在家的时间不到一个月。这几年加紧训练,我都已经连续四五年没回家过春节了。”他感慨道,“一开始经常半夜里哭鼻子,后来慢慢习惯了,但还是觉得很孤独。”

  进军围棋定段赛,三次跌倒又爬起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韩国苦练多年,许瀚文的棋艺突飞猛进。他先后在省级和国家级比赛中夺冠,成为国内业余围棋的顶尖选手,距离职业棋手的梦想越来越近。

  根据中国现行的围棋运动赛制,只有在全国围棋定段赛中取得一定名次,才能被认定为职业棋手。全国围棋定段赛一年一次,因此,又被称作是围棋界的“高考”。只不过,竞争远比高考激烈,因为每次只有25人 (男子前20名,女子前5名)能脱颖而出。

  2012年,许瀚文第一次参加全国围棋定段赛。那一次,已经拿奖无数的他信心满满,前期表现也十分抢眼。“本以为胜利在望,却没想到最后三场惨败,最终只取得了24名,与胜利擦肩而过。”许瀚文说,比赛结束后,他大哭了一场,同时,也切身体会到了竞争的残酷。

  此后两年,许瀚文每年都参加定段赛,但每次都徘徊在20多名,距离职业棋手一步之遥。

  今年是许瀚文第四次参赛,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经验的积累,他变得越来越沉稳。连续九天的比赛对脑力和体力都是一种巨大的考验,赛场上战至酣时,他就打开随身携带的一柄小折扇———那是韩国老师送给他的礼物,慢摇几下,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加平静。

  “‘静’是围棋的一种境界,只有做到心如止水,才能发挥出自己最大的棋力!”许瀚文说,这是他学棋多年的最大体会。正是这样,他最终以14位的成绩被认定为职业初段。

  “成为职业棋手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从初段到九段,接下来的路还长得很。”许瀚文说,“下一个目标,是全国专业赛冠军。”

  本报记者潘高耸

回顶部